【私愛しての希望(虚無)。】
安若漓的摸鱼堆积处
冷CP狂魔 长期失踪人口
墙头多 想当蜜罐
文风复建失败,立派黑幕厨
弹丸为主|可能随机掉落各种瞎七瞎八的东西
爱好是开脑洞写设定和摸鱼_(:з」∠)_
万年短篇一发完结,基本无雷
勾搭随意w

【三日一期】昔

记一个梦里的片段。短短的、转瞬即逝的。

所有的对话都听不清因此没有对话内容的描写。一些详细的细节都记不起来,只记得大体是四月的春,樱花与阳光洒了满园。

因为是梦所以颇意识流。尽量把记得的都写上。

……日常OOC


-

屋外传来高齿木屐的声音,轻快且急促的敲击音由远至近。身着狩衣或洋服的孩子们相互推挤着从门外跑过去,期间夹杂着欢快的笑声,小小的身影很快消失在走廊转角。

他从部屋里出来,正好撞见自己的另一个弟弟:躲在粗壮樱树主干后的黑发少年将食指竖在唇边做出夸张的“嘘”的口型,另一只手死死摁着怀里挣扎的幼虎。隔了一会金眼睛的孩子抽抽搭搭地来找他,身边跟着四只白毛黑纹的小家伙,怎么看都少了一只。

他下意识转头往少年的方向。少年拼命摆着手示意别说,怀里的幼崽却在同时再次不安分地扑腾起来。少年随即发出一声吃痛的惨叫——小老虎挣脱他的禁锢,连跑带跳地冲向自己的主人。孩子破涕为笑搂住心爱的幼虎向他道谢,少年苦着脸从树后绕出来,手臂上多了几个浅浅的红色牙印。他哭笑不得地揉揉少年的脑袋以示安慰,突然一只手从斜后方搭上自己的肩。

偏转视线首先看到的是纱绫纹的振袖下那只未着笼手、指骨分明的手,再往后,站在一侧的白发少年安静地向他道安。

最后他转身,绀色的美丽神明正朝他轻柔地微笑着。

不远处手合场中隐约可以听到木刀碰撞不绝的噼咔声。高大的男人避开玩闹的孩子们穿过院子,将端着的一小盘和果子连同茶水一起放在他们身边后,自己也坐了下来。

年长者同老友聊起尚不算久远的往事,弯起的眸中仿佛藏了一片闪闪发亮的星空。绀蓝的发稍长了些,从肩上滑落几缕,他不禁伸手,想把它们捋回身后——却同时猝不及防地对上那双含笑的眼。白手套被褪下,交叠的十指摩挲着交扣,美丽的神明盯着他因为羞窘而红透的脸颊,终于没忍住一声轻笑。

一侧的男人捂住不明所以的黑发少年的眼睛,白发的那位已经见怪不怪地扭过头。做哥哥地这才意识到弟弟们还在于是猛地将长辈挣开,在爽朗的笑声中赌气般拉开距离,蜜色的瞳孔边缘却也已悄悄软化了几分。

玩累的孩子们凑过来,以海蓝色发丝的男孩儿为首,央着黑发男人要点心吃。一声一声撒娇的长音磨得无奈,男人心软地揉了揉他的发顶,起身被簇拥着向厨房走去。黑白的双子匆忙道了别,也追着离开了。

四下渐渐静下来。他偷偷抬眼看向还陪在身边的长辈,却没料想对方也正笑眯眯地注视着他。他的耳尖有些泛红,放下茶杯正想说什么,却被推进了身后的部屋。

光从纸质的障子门外透进来。

春天。

柔软的风将花瓣从枝头卷落,复又带起,像要赴往某处遥远的彼方。


                -END-


睡醒之后意识仿佛还停留在那个远去的春季,整理了一下思绪感觉像是丰臣时代的刀们,但具体时间搞不太清楚话说奇怪我没看到狸子是我不记得了吗……。海蓝色发的男孩儿大概是海老名酱(海老名宗近,刀派三条,未实装,高齿木屐+狩衣是个人私设)而不是小贞。其余大概都很好认?

一边回忆情节一边在脑内疯狂吐槽口胡夫妻刀的现充感完全没眼看啊wwwwww。然后想起来心友给我补刀时说的,“过去有多甜现在就有多虐,这就是现充闪瞎同僚的下场看看咪都被闪得戴眼罩了”(哈哈哈哈和眼罩有什么关系啊x)

说起来不知道为什么,别的我都记不太清了,偏偏海老名酱跑过来缠咪要点心吃之前,对着17道安时的一句“兄嫁”格外清晰地烙在我脑子里(。)


评论(3)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