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愛しての希望(虚無)。】
安若漓的摸鱼堆积处
冷CP狂魔 长期失踪人口
墙头多 想当蜜罐
文风复建失败,立派黑幕厨
弹丸为主|可能随机掉落各种瞎七瞎八的东西
爱好是开脑洞写设定和摸鱼_(:з」∠)_
万年短篇一发完结,基本无雷
勾搭随意w

【杏焰】终焉之始/脑洞片段

【终结之后,所迎来的新生。】

魔圆TVed后设定,CP红黑,性转注意。

如题所述只是两个短短的类似生活片段的东西,因为是性转所以可能与原作性格稍微有点偏差,ok?

(很久没写魔圆相关连设定都好像忘得差不多了orz……


-

    他不见了。

    晓美焰动作机械地拉开手上的长弓,在节奏急促的战斗中他竟鲜有地心不在焉。就连手腕猛地被几束丝带缠紧后拽时他也没有多在意,因为最后一只面容狰狞的巨大魔兽已在他向来行事果断的同伴发出的暴击中灰飞烟灭。完成漂亮必杀的巴麻美从空中落下,她收了丝带,看向一言不发的后辈。

    “在战斗里走神很危险啊,你看起来今天状态相当不好呢。是因为杏介君吗?”

    晓美没有说话,点点头算是默认。他们之间本就没有多少共同话题,在独处时陷入无话可说的沉默似乎也是理所当然。

    “……抱歉。”

    巴诧异地挑起眉。

    “怎么了?”

    晓美依然默默地盯着悬于半空的紫色灵核。巴抱着手臂叹口气,最后也只是安慰性地冲晓美笑笑:“别太担心,通常杏介君玩够了就会自己回来的。”

    “以前也有过吗?”

    “嗯——,有过哟。不过那是很久之前的事了。”亮黄色的宝石已回归明澈的模样,巴转身向前走了几步,像是不愿提起什么往事似的,她岔开了话题。

    “……说起来,今天是美树同学的祭日呢。”

-

    失踪人口回归是在第二天的晚饭后。彼时晓美焰坐在客厅里看书复习准备下星期的测试,卧室里猛地传来“啪嚓”一声巨响却直接拉走了他的全部注意力,紧接着是玻璃稀里哗啦碎了一地的声音。心里升腾起某种预感,晓美放下书,轻手轻脚地朝卧室靠近。

    “你在干嘛?”

    “啊。”

    开灯后一眼看到站在窗边的红毛身边满地都是的玻璃碎片他无奈地皱起眉头,当然也仅仅是一眼而已——地上的碎玻璃不见了,只有突然多出来的一堆散乱的书以及“看起来”完好无损的窗户。

    “什么都没干。”

    抱着一袋苹果的红毛——佐仓杏介一脸事不关己地啃着一只大红苹果,甜脆的果肉被咀嚼发出咔嚓咔嚓的声音。晓美有些头痛地看着地上的“书”,“关掉。”

    “哈?”佐仓装傻,“你说灯?嘛你隔得比较近你来——”

    话音未落,晓美真的按下了灯的开关。房间里一下子陷入一片暗色,他在其中轻易地寻到佐仓的眼睛。那对赤红的瞳眸此时更如一团在黑夜中燃烧的温暖火焰,他移开视线,“别用魔法……早就看出来了。”

    佐仓有些不甘地“啧”了一声,亮红的火焰缓缓熄灭。

    “你就不问问我这两天去了哪里?”

    “美树沙耶加的墓地。”晓美放弃了继续复习的打算,他凭着记忆与直感找到床,“苹果给我一个。”

    对方依言在纸袋里翻出一只苹果,递给——扔给——他向来冷面的同居人,“除此之外我还回了一趟风间野,”他手上的塑料袋沙沙作响,“风间野这家店的鲷鱼烧我一级推荐!要不要尝……喂。”

    黑发少年已经盖好被子躺下了。

    “我说,别现在就睡了啊你。”

    佐仓靠过去,他伸手掐住晓美的脸颊迫使他张开嘴,另一手把一只鲷鱼烧塞进他嘴里。得到的自然是愤怒的“呜呜”反抗当然他懒得在意这些,终于晓美挣脱他的魔爪,瞪向他的暗紫的眼睛里看起来甚至带了股不小的怒气。

    佐仓杏介很没良心地笑出了声。他伸手扭开床头灯的开关,眼尾上挑摆出一个还算纯良的表情来。

    “呐焰,给我说说‘鹿目’的事情吧?”



——tbc?

嘛也许吧……虽然只是个片段x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