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愛しての希望(虚無)。】
安若漓的摸鱼堆积处
冷CP狂魔 长期失踪人口
墙头多 想当蜜罐
文风复建失败,立派黑幕厨
弹丸为主|可能随机掉落各种瞎七瞎八的东西
爱好是开脑洞写设定和摸鱼_(:з」∠)_
万年短篇一发完结,基本无雷
勾搭随意w

【神日】独りの世界

•初衷真的是神日,然而看起来好像写成了神日神(……)。
•脑洞来源于高远太太的图,找不到了大概是未来把那谁在脑内空间地咚然后说“抓住你了”……什么的。
•写到最后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扯什么(。)



  “我说——你在的吧?”
  白发的少年将手围成喇叭状向着对面喊,而事实也正如他所想的那样没有得到任何答复。甚至连一点动静都没有。他无奈地皱着眉,平视前方的眼中倒映出一片浓重深彻的黑。
  脚下的白色地砖在面前不远的地方终止。再往前,没有光的黑色空间阻隔了视线,看不到尽头。
  “啊——真是的。”
  他颇为烦闷地挠了挠头,“我都到这里来了啊。你就不能配合一点自己出来吗……还是说你比较热衷于警匪片所以想让我来抓你?”
  依旧得不到回应。流动的黑雾胶体在眼前弥漫交缠,他慎重地向前走了几步。
  “我再说一遍,”少年强调似的提高了音量,“我不喜欢你那边的雾根本不想过去啊……况且看在我们的交情上(说到这里他有些心虚地停顿了一下,交情?谁知道以前有没有反正他不记得),拜托?”
  ……
  沉默。还是沉默。
  …………啊,果然。果然不能用正常人的方法和他交流。白发少年郁闷地咬牙,如果那个睡美人现在正缩在这团雾里不管不顾地睡大觉他现在就冲进去砍了他……不过没可能的吧。砍了什么的。打扰那家伙睡觉的话,真的不会被揍得连自己都不认识自己了吗。意识到这一点之后他挫败地捂住脸,终于认命似地一步迈进了雾气里。
  整个视野突然暗了下来。他小心翼翼地往前挪了挪,确保自己不会往里走太远以至于被困住——多点防范总是好些的,何况眼下的对手是那家伙:而这里已经是属于那家伙的地盘。
  围绕在周身的黑雾染着粘稠的湿意,如果被攻击的话他可不能保证躲过去。犹豫着反正来日方长,要不要先退出去之后再想别的办法呢;在这时,视线可及的范围尽头似乎有一抹鲜丽的红光一闪而过。
  ——在那里吗。
  他试着往前一步,果不其然身后的黑暗突然间迅速聚拢。他顿时反应过来想要挣脱黑雾的束缚,剧烈挥动的手臂擦过不算柔软的衣料时他猛地反手将其一把抓住,脱身的瞬间连带着他要找的人也一并扯了出来。反作用力将他带倒在地,他的“猎物”伏在他身上,此时也一脸平静地望进他的眼。
  猩红与金红相撞,暗色与光明的短暂交集。他盯着对方那双深渊似的眼睛长吁一口气,这才颇有成就感地笑了起来:
  “抓住你了。”
  他扣紧对方的手迫使对方停下起身的动作,一字一顿:“神座出流。”
  “直面我的存在对您没有任何好处,我希望您在做出举措之前能多加考虑。”如料想中那样挑不出一点毛病的用法规整的敬语,神座出流的视线下移,停留在被紧握住的手上,“还有,请您松开我的手,日向创先生。”
  “松开你就跑了。”日向想起刚才的黑雾,站起身扯着人又往白色的区域退了一步,“况且我怎么可能同化得了你……人格整合什么的还是算了吧,比起这些我还不如直接来找你。”
  简单粗暴。他有些迟疑,但还是把那句话说了出口。
  “我说,把你的才能给我吧。”
  他当然知道才能对于“作为希望(才能的容器)而诞生”的神座出流来说意味着什么,但他不得不这么做。他能感受到神座出流手指的温度就像血红色的眼睛一样冰凉,不带一点感情的眸子注视着自己。日向看着对面与自己有着如出一辙的相貌的脸,叹了口气。
  “我自然还是希望你能够自愿帮我。新世界程序的修复啦,未来机关上层分派下来的任务什么的,还有让罪木啊狛枝他们醒过来之类的,包括七海的实体塑造计划……这些,全都需要才能。既然我已经决定要在这条路上走下去,那么就一定会坚持下去。开创未来并不是什么放空话的理想主义,在这个现实的世界里,我需要你——需要你的力量。”
  “所以,拜托。”
  “……果然是这样呢。您来到此地的目的。”神座眨了眨眼睛,他毫无生气的红色眸子平静得像是一滩死水,“开创未来的前提是舍弃过去……只有直接面对我才能使您意识到您与我是不同的存在,所以您可以心安理得地放弃掉这个‘不属于您的过去’,去寻找‘属于您的未来’。”
  “不是……”
  “一手策划了新世界程序中的自相残杀的黑幕是‘神座出流’,而作为‘日向创’的您,仅仅是一个阴差阳错被牵扯进来的无辜受害者而已……您是这么认为的吧。”
  “…………”
  “……不是这样的!”
  白发的少年周身闪烁起金色的电光,论破的气势像是还站在不久之前的裁判场上那样。“我从来没有想过要放弃你。包括我是幽灵什么的也是、那种程度的事早就知道了。过去什么的才不是用来丢掉的,只有直面过去,只有记住过去的痛楚与伤痕,才能从中获取到改变的勇气与决心,更加努力地向前啊!” 
  “向前、吗。”人工希望垂下长长的睫毛,“……无聊。”
  “啊,顺便一提在你做出答复之前我是不会放手的,”猛地回想起来这里的目的,日向扣住神座手腕的力度增大了一点,“至少,别让我白跑一趟吧?”
  ——毕竟在接受“超高校级的催眠师”的帮助来到意识空间之前,苗木带着有些担忧的表情问他“你觉得神座君妥协的几率有多大”的时候,他可是以爽朗的笑声作为回复的啊。“就算他不肯妥协我也会努力想办法让他答应的嘛”,这可是他的原话……
  况且,如果这次难得的成功中不乘胜追击的话,说不定以后这家伙吸取教训再也不出来也是有可能的。
  “所以,回答是?”
  “如您所愿,我拒绝。您可以松手了吗。”
  感知到钳制着手腕的力度有一瞬间松动,神座出流伸出没有被握住的手,身后的黑色雾气夹杂着白色的光团在他之间会聚,凝结成一柄剑的模样。
  “……想知道为什么吗?”
  低着头的白发少年突然发话了,“为什么,明明早就猜到了我来这里的目的,我却还能够与你说话,触碰到甚至抓到你呢?”
  他抬起头,目光灼灼,“这是不是能够证明,你实际上是期望着——”
他的话顿住了。
  色彩浑浊的长剑横在眼前,尖锐的剑锋折射着冰冷的光。
  “我不想帮助您去开创未来……我没有未来。”
  人工希望缓缓地述说着,语气平淡,听不出悲喜。
  “被才能所爱的‘我’自然也无法将我的才能拱手让人,所以。”
  所以。
  ——由你来,杀了我吧。
  让我,结束这个无聊透顶的世界吧。
  “你实际上是期望着,死亡吧。”
  白发少年眯起金红色的眸子:“……这可真不像是‘希望’能说出来的话啊。”
  神座没有答话,他静静地注视着日向接过他手中的剑。少年复又抬头,不死心地再次问道:“你真的不愿意帮助我们吗?”
  神座一把按住他拿着剑的手,身体猛然前倾——
  哧。
  日向再也得不到回应了。
  他的瞳孔骤然放大,刺目的血色染红了他的手。
  ……?
  黑发少年的身体开始消散,化作一点一点的光点逐渐褪去颜色。锋利的剑刃穿透了他的身体,黑色的西装外套上沾着血迹。
  他刚才……?
  【想要才能的话,就自己来拿吧。】
  有谁这么淡淡地说着,连落下的尾音也消失在空气里。悬浮在空中的光芒凝聚在一起,那是宛如虚无一般色彩淡然的复数才能。
  黑雾褪去,白色占满了曾为黑色的地方。
  在一片苍茫的白色空间里,留下的终究只有一个人。

 


    -END-

评论(6)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