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愛しての希望(虚無)。】
安若漓的摸鱼堆积处
冷CP狂魔 长期失踪人口
墙头多 想当蜜罐
文风复建失败,立派黑幕厨
弹丸为主|可能随机掉落各种瞎七瞎八的东西
爱好是开脑洞写设定和摸鱼_(:з」∠)_
万年短篇一发完结,基本无雷
勾搭随意w

【2015盾子生庆/圣诞贺】あるネタバレ人とある絶望の物語

某捏他之人與某絕望的故事。
准确来说,是两个无聊的家伙的无聊故事。说是黑幕组的胡闹日常似乎也没错。
才能格外多所以格外任性?谁知道呢。
含有zero及二代重大剧透慎。
大脑一片混乱BUG巨多慎慎慎。
OOCOOCOOC绝对绝望OOC。
CP是啥我也不知道。大概涉及神盾 盾骸 和盾凉 隐松凉?反正是盾子中心随便吧。
生日快乐盾子酱(・∀・)


 冬至渐近,空气一天一天冷了起来。清晨的空气刺激着肺部甚至令人感到不适的疼痛,坐在长椅上的少女把脸狠狠地埋进围巾里,皱着眉扫了一眼手机屏幕。头顶上光秃秃的树桠上积着前几天遗留下来的雪,它们在干枯发黑的树枝上摇摇欲坠,稍有不慎或许便会猛地砸落下来。
  就算不用触碰也显而易见,那一定是彻骨冰凉的温度。
  她压制住突然间升腾而起的跃跃欲试,不耐地往冻红了的手心里呵了一口气。散发着暖意的白雾飘飘荡荡,再抬头的时候,视野范围内终于捕捉到了一抹黑色。
  “慢死了。”
  随手拍着过短百褶裙上根本不存在的灰尘,少女从长椅上站起身,眼眸里的不快毫不遮掩,“下次组织全校学生联名上书给学校让那群老顽固在旧楼和中央公园之间开通电车吧?让希望大人走这么远过来还真是抱歉啊——嗯,让我猜猜。唔噗噗、学长不会是黑进学校的保安系统然后走大门进来的吧?对了对了,要是这个时候突然有别的学生闯进来的话该怎么办呢?你看——‘那个高一的江之岛,居然和都市传说待在一起啊!’之类的蠢毙了的发言,一定是这样没错吧!”
  面无表情的少年沉默地看着她,半晌,伸手扯了一下少女的脸颊。
  “会感冒。”
  ……真是惜字如金呢这个混蛋。这句话的意思是什么她当然清楚,不外乎就是天冷而自己又穿太少了。虽然这家伙莫名其妙的举动令她有些意外,但少女面上还是扬起了一个阳光的笑容。
  “总比你一年四季都冷着脸要好吧?长相全部全部都被浪费了啊你这样完全只会让人感到绝望嘛,笨蛋希望。”
  “……”少年默了一会似乎在思考要不要陪她玩,接着回击道:“只知道叫嚣绝望的您没有对我做出评价的资格。”
  “哈——?你才是吧无聊到死的家伙?!明明只是个预备学科的却超冷淡的啊真是的对女孩子稍微也客气一点啊!??”
  “无聊。”
  少年从散乱的长发中露出的眼睛里一片淡然,“您找我的目的是什么。”
  “不明白吗?不明白的话就交给我吧,话说回来我在解释这方面也令人绝望地优秀呢。”不知是从哪里掏出眼镜戴上的少女换上一副教师的神态,透明的镜片微微反光,唇角微扬,显露出一个透着狡黠的笑容来。
  “神座君,我想拜托你一件事。”
  少年抬起眼睛。

  本该空无一人的狭长走道里突兀地响起了高跟鞋敲击地面的急促声音,一前一后,清脆的脚步声由远及近。身处的空间带着地下特有的阴暗潮湿,她放慢了脚步在黑暗中摸索着向下的楼梯,身边的某个谁立刻抓住她的胳膊提醒道:“小盾,左边。”
  “话说啊残念姐,军人的才能里也包括夜视力优秀?”
  她——江之岛盾子并没有再急着向前走,而是径直向前伸出手,不出意料指尖撞击到冰冷的墙壁。
  “嗯……只是夜视力稍微好一点而已。”拉住她的同胞姐姐小声解释,江之岛懒得理她,包裹着周身的湿冷空气令她倍感烦躁,她忍不住打了个寒噤。
  “嘶……好冷。”
  “外套……?”
  身后的战刃骸小心翼翼地问。
  “不需要。”
  她咬牙跺着脚,忿忿地跳下了最后一阶楼梯。
  随后是转弯,直行。江之岛推开厚重的铁门走进目的地,空旷的大厅里弥漫着淡淡的消毒水的味道。这让她不禁回想起不久之前在这里发生过的事情——那时候留下的印记已经完全被清除掉了吧?鲜红的,刺目的,沾着血腥气味的记忆在她脑海里回旋,挚爱的人在最后的每一句话每一个表情都令她战栗——且绝望。但无论如何回想起来却再也感受不到当时那种连天都要塌下来一般的绝望感,她双手抱胸百无聊赖地打量着这里。
  绝望,是一次性的消费品。
  所以一定要创造出新的绝望来才行。少女无聊地思考着,向这里唯一的光亮走去;那是位于大厅深处的一盏小小的烛台,安安静静地绽放着橙红色的火光。蜡烛似乎已经只剩很短,看起来这里的主人确实已经等候多时。她的姐姐紧跟在她身后,简直像骑士一样啊残念姐——什么的,这种话自然不会说出口。
  况且啊,骑士什么的,明明只存在于小孩子的睡前童话里嘛。
  “骸姐就在门口等我吧。一会儿还要拜托你拿东西所以先好好在这里待着哦。”
  在嘴角拉起一个带有嘲讽意味的笑,江之岛向前跑去。
  “久~等~啦~!”

  “比起约定时间要晚三十分钟,是预料之中的范围。”
  摆着烛台的床头桌旁的床上,她要找的人将手上的书翻过新的一页,“您在抗议我一个星期前的迟到。”
  “诶……居然被看出来了呢。啊,顺便一提学长可不要随便把女孩子的心思说出来呀,会被讨厌的哟★”
  “……无趣。”
  “那么,果然还是礼物吧礼物。平安夜的礼物先放在一边——明天可是圣诞节哦!呐神座学长还记得吗?圣诞节是人家的生日哦?嗯嗯不记得也没关系哦盾子大人格外破例地再说一次!给我跪下来谢恩!!”
  对于江之岛中途转换的说话方式熟视无睹,神座出流默默地加快了翻书速度。
  “既然是生日就没办法了呢。”江之岛眨巴着眼睛嘟起嘴摆出一个故作可爱的表情来,“是吧?毕竟是女孩子的生日啦,好歹也稍微做点表示嘛……已经说好了吧,呐?”
  神座合上书,这种无言的意义似乎总是默认。他掀开被子翻身下床,踩着拖鞋走进不远处的黑暗里。几声嘀嘀的轻响被江之岛觉察,她好奇地探头去看——虽然除了黑乎乎的一片之外她什么都看不到,但她还是明白神座在干什么。
  床边的一块地面向上升起挪到一边,一个形似棺材的木质长方体从里面被托举上来。
  “才几天不见你就已经闲到做这种机关的地步了?”
  神座没搭话,他把看完的书丢到一边。“这是您要求的礼物。”他说,语气是惯例的死水无波,“接下来的处理方式请您自便。还有,祝您在下一年里也继续绝望下去。以上。”
  “根本就不想要你的祝愿。”江之岛用力掀开长方体盒子的盒盖,“……呜哇。”
  红色长卷发的少女静静地沉睡在其中,肌肤细腻的脸颊上,微微扬起的唇角仿佛还夹着一点笑意。江之岛伸出手覆上少女的脸颊,“真像啊。学长不愧是‘全知全能的希望’呢——一想到终有一天会将这样的希望亲手摧毁,人家就忍不住脸红心跳得简直要高潮了呀~~!”
  神座出流重新坐回床上。他伸出手。
  “咔嚓”
  室内顿时亮如白昼。

  “电闸!!?等等原来不是停电吗??!!!?”
  “只是不想让您觉得进来太轻松所以关掉了,还有是测试我的夜视力。”
  “居然只因为这种原因就停掉整栋楼的电甚至连电梯都锁上了什么的学长你果然还是教科书级别的无聊吧??!?!?!!!??!!!!”
  “……电梯的锁已经打开了。这个可以用电梯运上去,您知道路。”

  早在距离生日一个星期前就已经预定下的礼物,是在之前的实验中用到的“自己”——
  音无凉子。
  当然现在摆在宿舍床上的少女只不过是个没有被按下开关的机器而已,音无的真身到底是谁没人比她自己更清楚。
  江之岛苦恼地按着太阳穴,她的手指在手机按键上飞快地来回移动着。
[To 出流酱:
我需要说明书。启动的开关在哪里?]
  所幸神座此刻并没有处于睡眠期,地下城堡里的睡美人很快发来了回信。
[From 出流酱:
后颈。
用小刀把后颈切开才能启动。]
  ……又不是巨人为什么会在后颈!?
  没有小刀就用匕首来代替吧。她从枕边翻出一把还沾着血迹的匕首,刃口处黏着黑褐色的固态物质正是曾经鲜活存在着的“某个人”的血液。当然现在那所谓的“某个人”已经死透了;她的视线停在地上的一本笔记本上,封皮上“音无凉子的记忆笔记”几个大字直直戳进她的眼睛。
  没来由地有些鼻酸。她拉起床上的机器,轻轻抱住了“她”。
  “……真傻不是吗,你。”
  “音无”的双眼依旧紧紧地闭着,尽管“她”看起来只不过是睡着了而已。

  匕首割开表层皮肤下的金属,划拉出一阵尖锐的鸣响。战刃依旧守在江之岛身边,据她所说,理由是“以防不测”。
  “安心一点啦骸姐。出流酱在这些方面的信用值还是很高的嘛。”
  “可是、万一他在这个机器人里面设置了什么……危险的东西之类的……”
  江之岛停下手上的动作。她把匕首从“音无”的颈部拔出来,保持着着拥抱的姿势,她闭上眼计算着。
  “音无凉子”就是在这时悄悄睁开了眼睛。“她”的表情相较于刚才显得稍稍有些僵硬,头部一帧一帧地四处旋转着,发出噶擦噶擦的骨骼的响声。
  “我是 音无 凉子 吗?”
  江之岛回过神,她对上机器绯红色的眼睛。方才还靠在她怀里的“少女”已然坐直了身体,老实说看着一张以自己为原型的脸露出这样机械的表情还真是不习惯。
  “你是凉子没错哦。”
  “那么 你是 谁?”
  “本殿?——唔噗噗噗,你猜啊。”
  “记忆笔记 自动查询中……”“少女”的眼睛里顿时闪现出一长串浅色的数字代码,“她”合上双眼,“江之岛 盾子 ?”
  诶?……感觉这家伙好像有哪里不对?
  还没来得及做出下一步反应,“音无”已经张开了双眼。
  她听见“她”清晰的、带有浓浓电音的、机械化的嗓音。
  “十。”
 “她”的眼睛开始闪烁起警告似的红光,“九。八。”
  “七。”
  ……定时炸弹?
  “六。”
  战刃猛地反应过来,她一把抓住“音无”的手臂推开宿舍楼的窗户,径直将“她”扔了出去——
  “感应到失重状态 自动引爆。”
  “少女”的身影被埋没在爆炸的光芒中。
  散落漫天的猩红液体,像极了殉葬的血雨。

  “神座君,我想拜托你一件事。”
  “?”
  “下周是人家的生日!所以想要学长给我送一份生日礼物。锵锵!就是‘音无凉子重塑计划’!简单来说就是仿真机器人啦,这种程度对于学长来说绝对是小菜一碟吧?”
  “……。‘绝望’的生日……吗。”
  难得一见地露出思考表情的少年,埋在长发阴影里的眼眸仿佛泛起涟漪。
  “那么,请愉快地度过一个绝望的生日吧。”

  江之岛看着楼下倒在血泊里的残肢发呆。
  许久,她扯动嘴角,牵起一个意味不明的笑。
  “……这还真是,最差劲的绝望呢。”
  她喃喃着。

 


    -END-


       
评论(1)
热度(31)